独木成桑

猫,狛枝,仁王,死柄木。
黑研,矢京,社乱。

[POT/仁丸]欺诈禁止

仁王雅治勉强的咽下最后一口咸饭团时,身旁的谈话恰好发展到一个小高潮,智商令人担忧的海藻头学弟和总是自诩天才的红发同班异口同声的发出了一声极为梦幻的长叹。


即使是方才刻意分了一只耳朵出来的仁王,也完全无法通过捕捉到的只言片语揣测话题内容以判断出他们究竟在兴奋些什么。


说不定是只有身高相仿的同类才能接收到的电波话题吧。


这么想着他便也失去了兴趣似的收回了注意力,百无聊赖的撑着下巴眺望窗外。刚被雨水洗刷过的地面上,凝结了一整个春天的樱花散乱的铺开,不甚明显的香气混着雨后空气特有的腥味,像是给过于平淡的午间添加几分佐料一般。


仁王但是意外的觉得他并不讨厌这样的气息,万物复苏,清新洁净,多好啊。...

3 23

我们的目标是——在保证隔日更的基础上争取日更!!

大半夜的突然兴奋到睡不着,跑来立个flag,最近是真真真的打算好好复健写几篇文出来了,有几个短篇还有中长篇的计划。大致是1篇仁丸2篇282,写的顺的话甚至会动一动狗崽A弔什么的,黑研有点淡了而且感觉我写不出啥,神狛双黑也是虽然很吃但是真的不会写……社乱兴许可以搞搞。这么掐指一数发现自己吃的cp真的好少,其中一半冷到西伯利亚,剩下的一半自己又写不出(
关键是想练习一下长一点的文,篇幅五万八万的那种,但是好像没有脑洞…童话pa的陈年老坑不太想填,愁。…

2

[POT][仁王/丸井]选择题

发在名朋,这里也存一下好了。


——————

向来不擅长应付需要做出选择的问题,或许是从幼稚园时期父母指着橱窗里精美的模型玩具问自己想要哪一个的时候就开始的吧。无论是礼物还是其他,二选一这样的游戏未免也太无聊了,明明只有想要和不想要的区别而已不是吗?这样的想法大概也是从那时萌生。

偏偏有个家伙总是被这样无聊的问题所困扰着,草莓蛋糕还是抹茶慕斯?蜜桃口味的水果糖还是柠檬味的?甚至在吃一颗还是两颗这样的问题上也在纠结着。于是出于友好的classmate情谊,只好干脆利落的替他全部吃光,权当是偶尔身体力行的“日行一善”。


十二月二十日,雪后晴。

连日阴暗的天空终于放晴,彻底暴露在云层...

11

[阴阳师]妖狐台词及人物理解

式神图鉴

带着面具的男子狐妖,手持折扇。

自称【小生】,似乎十分风雅有礼。爱好特长都很多,也喜欢交谈。

但是真面目一般都和看上去不一样呢。

不管是人,还是妖怪。

还请多加小心。

过场动画

戴着面具的狐妖,善于伪装与欺骗,对美丽的事物有一种近乎变态的狂热,被怀疑与神隐事件有关。

传记·一

七月二十日

虽然我不能摘下自己的面具,但我知道,她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命中注定之人!

待字闺中的少女,就像含苞待放的花儿,让人不禁要期待绽放后的美。她眼角含泪,娇羞地欲拒还迎,那副模样真美啊。

小生将她拥入怀中,在她的耳边呢喃轻语...

30 52

[POT][仁王/柳生]背道而驰

*献给柳生比吕士的生贺
*久别重逢的IF设定

仁王雅治没想到他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再次见到柳生比吕士。

他正拿着一叠CD站在唱片店的柜台前等待结账,收银机似乎出现了什么故障,店员手忙脚乱的试图修理,仁王倒也不急,拎着专辑翻来覆去的欣赏了好一会上面的女孩子们,还没找到令自家弟弟如此痴迷的原因,一抬头反而看见了店门口不远处熟悉的身影。

此时距离他们最后一次见面已经过去了整整七年,因此也就难免在认出柳生的一刹那,即使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越发擅长伪装的前欺诈师先生脸上都出现了片刻的空白,幸好这时当机了半天的收银机终于重新开始了工作,于是他也就若无其事的重新挂上了一贯漫不经心的表情。

找零的空档里,仁王侧过身,轻轻的挑...

10 11

晓星尘面色平静的躺在棺材里,雪白的绷带一如往昔的缚在眼部,若不是鼻翼微不可察的鼓动,恐怕还真以为是一具尸体。

薛洋就这样静静的站在棺材边看着他,凝重而复杂的思绪自眼底翻飞而过。良久,他终于动了。他缓缓的抬起手伸进棺材里,抓住了晓星尘的肩膀。

——醒醒,别睡了,今天你买菜。

 

© 独木成桑 | Powered by LOFTER